中国羽毛球人口25亿 专家:最适合老百姓运动

]每一位参加球王争霸的业余运动员身上都有.

]每一位参加球王争霸的业余运动员身上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的生活,或多或少地因羽毛球而发生些变化。在他们看来,打好球是一种生活态度。

4月7日,“谁是球王”第二季东风雪铁龙中国羽毛球民间争霸赛,将在北京产生中国的草根羽毛球王。这一立足、取材于各大中小城市百姓的健身活动历时半年,足迹遍布全国3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16大行业体协,掀起了一股羽毛球热,随着这股热,羽毛球是中国第一城市运动的概念被强化。

从2013年10月中旬启动此次东风雪铁龙中国羽毛球民间争霸赛的海选活动以来,到今年3月底八个大区决赛的结束,短短几个月时间,加入竞赛的人数超过了200万,开创了民间草根阶层参与单项体育活动、事件的先河。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组织建设处调研员王小宁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由于组织主办方借鉴了第一季“谁是球王”中国乒乓球民间争霸赛的经验,先期的宣传、策划到位,海选的规模扩大了不少,特别是行业体协的加入,让热爱羽毛球运动的广大职工队伍加入了进来。央视甚至屡次动用CCTV5(微博)+的资源对部分海选进行了直播或录播,又在体育频道中不断进行了专题报道,而大区决赛时更是在周末的黄金时间段进行了现场直播,使得本次羽毛球争霸赛达到了一种空前的盛况,让业余、草根羽毛球选手也享受了一把专业范儿,给了他们迄今为止最大的人生表演的舞台。

海选活动的地区决赛主要集中在城市里来举行,无论是首都北京,还是如成都这样的人口超过千万的大都会,还是像克拉玛依这样的边陲重镇,抑或是安徽桐城这样的“文化小城”,都吸引了无数羽毛球爱好者参与其中,很多家庭是老少齐动员共同上阵。

每一位参加球王争霸的业余运动员身上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的生活,或多或少地因羽毛球而发生些变化。在他们看来,打好球是一种生活态度。

进入华东区老年无差别组决赛的安徽选手马玉斌自诩是“羽球狂人”,他甚至表示过“羽毛球和我老婆同样重要”。马玉斌是一名警官,球龄32年,要说开始打球的时间有点儿晚,但一玩儿上便全情投入,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打羽毛球上,他觉得这是享受快乐、释放压力,结交好友的最适合的运动。马玉斌说自己参加的最难忘的比赛是2009年“翰文杯”的一场团体赛,担当男单重任的老马遇到了一位14岁的体校少年,年届五旬的马玉斌体力处于劣势,比赛中一度抽筋,但愣是凭着坚强的毅力和丰富的经验最终击败了对手,当时的比分为30比29,可见战况惨烈。如此热爱羽毛球,如此投入,有时难免会受到老婆的抱怨,在被夫人问到“我和羽毛球谁重要”时,马玉斌经过认真考虑回答为“同等重要”,为此老婆险些提出离婚。

44岁的关戎戍是北京一位经常参加羽毛球活动的“发烧友”,从上世纪9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就开始打球了,本是充实丰富业余生活的一种手段,没想到20多年了一直坚持了下来,无论工作和家务多么繁忙,他每周两次到羽毛球馆,打上一两个小时,从不间断,属于标准的“羽毛球人口”。关戎戍说,“刚毕业的时候是和大学同学一起打,后来是和公司的同事,现在把正在上小学的儿子也给拉了进来。我是从未间断和放弃过,几天不打羽毛球就手痒,就觉得生活中缺了什么。打球除了让我保持身体健康之外,重要的是让我结交了很多球友,帮我在打球的同时拓宽了眼界。”

中国民间羽毛球运动非常普及,发展势头迅猛,也是中国羽毛球水平领先世界、高手层出不穷的原因。广大专业球手、世界冠军们对于大众羽毛球运动的开展情况也是非常认可和赞许。

72岁的羽坛宿将、中国大多数世界冠军的老师汤仙虎如是说:或许我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或许我本人从事的工作与羽毛球有关,但从我在国内几十年的生活感受中还是能够切实感受到一点,就是除了走路之外,把打羽毛球作为生活中第一体育锻炼内容的人肯定是最多的,远远超过其他体育运动。特别是南方城市中,羽毛球运动比乒乓球运动开展得更为普及和广泛,而此次央视举办策划的球王争霸赛更是有力地促进了城市羽毛球运动的发展。我们甚至能够从中选拔出一批具有相当潜力的新秀进入专业队,民间有大批的青少年可塑之才。

当年“四大天王”之一的赵剑华(微博)更是对热衷于羽毛球锻炼的草根选手们进行了高度评价,他说,“比赛竞技仅仅是其中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羽毛球运动为老百姓提供了一个生活交流、以球会友的好平台,这也是它能够越来越普及的一个重要原因。无论是世界冠军的赛场,还是业余球场中,羽毛球带来的那份快乐与激情是相同的。”

北京羽毛球协会秘书长、北京羽毛球队领队,也是专业羽毛球教练的柯陆玉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羽毛球运动之所以吸引人,有广泛的人群参与,是因为它老少皆宜,是一项最具健身效果的运动。

柯陆玉进一步解释说,“较之乒乓球运动来说,羽毛球上手快,无论老少谁都可以打两下,于专业性要求不高,不需要多么深的基础技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羽毛球又是最具健身效果的运动,它需要参与者有一定距离的跑动,可以达到出汗的目的,同时还会锻炼肌肉群,培养灵活性、柔韧性等全面素质。打羽毛球的娱乐性也很强,不少选手就是享受用假动作欺骗对手的乐趣,抖手腕、吊网前球、跃起劈杀,都是不少业余运动员津津乐道不断追求的动作。”

柯陆玉分析说,在我国城乡居民中,无论是非体育人口还是体育人口,其喜欢参加的体育活动项目中,羽毛球运动仅次于散步、跑步,成为借助器械从事体育活动的第一运动。由于城市与乡村在经济结构、就业市场等方面存在差异,高学历、有闯劲的年轻群体倾向于在城市,尤其是发达城市中就业,引领消费性羽毛球运动参与者主体人群呈年轻化、城市化特征,而老年人、农村人口打乒乓球的人要更多一些。文/本报记者刘艾林

国家体育总局乒羽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刘晓农此前在一次公开场合透露,据体育总局的一项全民体育现状调查报告显示,除了基本的“健步走”,羽毛球在中国是参与人数最多的体育运动,整个羽毛球人口高达2.5亿。国际奥委会也曾公布报告称,羽毛球项目在近三届奥运会上的电视报道量和观众人数快速攀升,雅典奥运期间共计有8亿多人次的中国观众收看了羽毛球比赛,北京奥运期间更是达到了新的高度。

在本次东风雪铁龙中国羽毛球民间争霸赛华南赛区的比赛中,一位广州羽毛球协会的副秘书长自豪地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说,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一座城市像广州这样与羽毛球的关系如此紧密:300多万羽毛球人口,约占城市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两万多块羽毛球场地,城市里几乎所有能改建为羽毛球场的体育馆、仓库和室内建筑都已被羽毛球场占领。羽毛球馆、羽毛球人口及消费人口数量均居全国之首,羽毛球已融合为广州城市文化的一部分。

北京羽协秘书长柯陆玉说,他对于北京的羽毛球人口、北京市的羽毛球场馆经营状况更是了然于胸。柯陆玉说,“用火爆两个字来形容绝不过分。北京各大体育场馆、大学几乎都在经营羽毛球项目,都有各自的俱乐部,包括民办、官办的在内,足有上千家左右。这些体育场馆都把经营羽毛球作为他们的首选来出租场地,最少的4块场地,最多的有十几、二十几块场地,这是因为经营羽毛球的效益最好,出租率最高,最受欢迎。”

柯陆玉说,“北京具体的羽毛球人口我们不是没有统计,而是难以统计,因为它增长得太快。假设以每周打球两小时算作羽毛球人口,保守估计在北京这样的城市要超过200万人。”柯陆玉还自豪地说,“在本届羽毛球民间争霸赛华北赛区的比赛中,北京运动员获得了6个项目中的5项冠军,充分体现了北京业余羽毛球运动开展水平之高,普及之广泛。”

借助“谁是球王”中国羽毛球民间争霸赛在全国范围内的海选、大区决赛、北京总决赛,借助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大力推广,羽毛球还将继续深入到民间、基层,尤其是在人口聚居的城市当中,它的影响力将更加广泛。“城市第一运动”的理念也将得到公众更进一步的认可。

中国人最喜爱运动出炉 散步羽毛球跑步列前三2013.04.08

快速准确羽球步法:羽毛球运动的灵魂(上)2012.10.1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